雪莉妹妹

【鲨美】漫长的告别

有病没药:

16年8月的大纲,17年1月完成(。




*** ***


    Michael拎了两罐啤酒慢慢走出大门,把那一片充斥着醉意的热闹关在身后。现在已经快要凌晨,场地空空荡荡,月光格外明亮。他深吸一口气,摸出一根烟点上,放松下来。




    “嘿!”他转过头,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James在门口边的长椅上冲他招手,指间的烟火在阴影中明明暗暗地闪动。他完全是下意识地笑了起来,在经过五年相处之后,一见到对方就展开微笑几乎已经算是本能。“你一个人坐在这多久了,喝了不少?”他自然地用手握上James的后颈,不轻不重揉了两下。而James在他坐过来以后就把手支在膝盖上,低头捏着鼻梁,“有点。”他的口齿比平时更不清晰,身上有隐约的酒气。Michael瞥了眼地上的酒瓶子,一瓶已经见底,还有一瓶被撬开了盖子。他想开口劝James回去休息,谁知道这时候James站了起来,重重拍了下他后背,“起来,我们走走吧。”“走?走去哪?”Michael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James喝醉了之后总喜欢干些心血来潮的事,而且通常都伴随着一定的危险性,比如倒上桑布卡酒在每个人嘴里点火,比如他酒醉后下手打人比平时更没轻重。“就随便……在这附近走走,我头痛死了,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James斜睨他一眼,用手比划了一下眼前的一大片空地,说得理直气壮。Michael很想说既然你头痛那就应该回去休息,免得第二天带着宿醉顶着黑眼圈去上妆然后抱怨感觉像个死人。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James一起站了起来,两个人沉默地抽着烟,一人拎着一瓶酒在空旷的片场里乱晃。




    James的步伐随意又从容不迫,简直不像个醉鬼,但Michael知道他现在其实没看起来那么清醒,看似很有计划的路线也只是表象,James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但他安静地跟着James,两个人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就像他们五年前常常干的那样,在一幕戏的休息时间,穿着戏服在片场随意晃荡,一边走一边聊。他们的话题也漫无边际,他记得James曾经穿着Charles的那套老气的蓝色毛衫,一脸严肃地跟他讨论Charles和Erik如何穿着沙滩裤在海岸边相遇;他也记得James顶着乱糟糟的头发,靠在拖车边递给他那本手写的麦克白笔记,一身迷幻系衬衫看上去活像嗑高了回到七十年代,只不过眼里是瘾君子绝不会有的真诚。James有种奇异的说服力,Michael有时觉得自己能对此免疫,有时又觉得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都是疯狂的人,将越界的可能性视为潜在乐趣,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容易把一切都推到极限,无论是银幕上的化学反应还是戏下的玩闹与习惯性调情,但都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真正投入之前及时抽身。他不知道James是怎么想的,但在那些时刻的间隙,他的脑子里偶尔会跳出不合时宜的危险问号:如果他们停不下来会怎样?第一个模糊界限的会是他还是James?这些念头一闪而过,他不愿意深究也无法仔细思考,当前有更重要的事,比如左手边的James,比如对面的记者,比如那些重复的问题和答案,比如他的咖啡喝完了等下得找个机会要点别的喝。采访间里的灯光明亮,他在又一个双关暗示中放肆大笑,感觉像是派对开始四十分钟后的最佳状态,清醒,放松而愉悦,有足量的笑话和陪伴。他侧过头去,看见James向他眨了下眼。




   他们还在走,熟悉的道路因为酒醉而显得漫长。蒙特利尔的八月夜晚格外凉爽宜人,地上的影子和远处的喧闹都被拉得很远。James还是什么都没说,但Michael听着两人的脚步声莫名放松下来,有种熟悉的感觉慢慢回到他身上。两个醉鬼大半夜在片场溜达听起来是件挺诡异的事,但他现在只觉得理所当然,跟James一起做什么事都仿佛理所当然,开高尔夫球车撞得满腿是血以及在片场里打BB枪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Michael和James,一切理应如此。XMA里他们的对手戏不多,而且拍摄档期不怎么撞得到一起不说,同时Michael还身负麦克白的宣传。于是在两幕戏之间,两个人偶尔会到对方的摄影棚里看看,在难得的休息间隙里分享心照不宣的笑话。新加入剧组的成员都很有趣,跟他们在一起拍摄总是很愉快,但跟James在一起的更多地是自然而然的默契。候场的时候他们坐在片场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James刚刚哭完一场,眼睛红通通的,而他的盔甲厚重又僵硬,紧紧地绷在身上,汗水在衣服底下顺着肌肉线条流下来。片场里挺吵的,是那种他们都早已习惯的噪杂,他侧头望向James,他很认真地在比划着说什么,Michael也不知道自己在看哪里,是张合着的嘴唇还是他的手势在空中划过的轨迹,但他知道他可以一直注视这个人,毫不厌倦。




  “嘿!”James撞了他肩膀一下,打断了他漫无边际的回想,James向远处扬了下下巴,顺着视线看去,一辆高尔夫球车停在墙边,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们脸上已经同时浮现出默契的笑意。




  “你要跟我赛跑吗,这可是个为数不多赢过我的好机会。”Michael咧出一个傻笑,虽然这么说着但步伐还是不紧不慢,James在他身侧大笑起来,因为醉酒的反应迟钝,笑声比平时拖得还要长还要响亮,只有这种时候才能看出他醉了。醉酒的James比平时更容易被逗笑,而Michael对此有足够经验——虽然他承认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通常来说在第一轮酒上桌的四个小时后,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两个白痴,能够因为栏杆外被吓走的鸽子对着傻笑上十分钟。“噢Michael,你只是在提前找理由而已。”,James反唇相讥,但语气懒洋洋地没什么攻击性。他们走到高尔夫球车前,James啊哈一声,得意洋洋地拔下被遗留在上面的钥匙,然后抛给了Michael,自己很自觉地拎着酒瓶子坐上副座。而Michael不知道为什么也就跟着他的动作,拧动钥匙发动了被剧组遗忘的高尔夫球车,熟练地打起方向盘往外开。




  所以他们现在还是不知道在干嘛,跟十分钟前没什么区别,除了多了辆车。Michael在脑子里总结,然后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在片场他们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而他愿意和James一起做任何事,哪怕是深夜时分在黑暗空荡的片场进行没有终点的即兴旅程。James副驾上随意地坐着,手臂习惯性地搭上椅背,目光明亮,看上去比之前清醒了一点,但好像又没有,然后就在Michael的注视下突然笑了起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偷高尔夫球车开,在拍第一战的时候?"“我记得。”,Michael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也不由自主开始微笑。“你这个疯子,你当时怎么会想到要去开车的?”,James笑得更厉害了,同时往他的方向靠得更近,Michael知道这不算是个真正的问句,但还是老实回答:“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就只是……为什么不呢?”James半是赞同地哼了一声,过了一会又说:“伤疤的事我很抱歉。”,“没什么,你知道,你差不多算是永久地给我盖了个章。”这对话实在过于熟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回忆起第一战的事情好像打开了某个闸门,James突然多话起来,开始跟讲起他之前因为宣传而离开片场时错过的轶事,又延伸出更多的话题。这感觉就像六年前,他们随便揪住一点什么,然后就漫无边际地聊个没完。月光下James的笑容年轻,双眼明亮,望向Michael的目光始终和之前一模一样。




  不知不觉Michael已经在往回开,James始终滔滔不绝。他不知道James是没在意还是默认了他们前进的方向,因为他看上去无动于衷。James大体上是个感情外放的人,他知道他快乐的样子,愤怒的样子,在媒体面前Michael很少觉得自己真正看透他当下的心情,但他知道James实际上对他毫不设防,他们对彼此都一样,偶尔的沉默不是因为无话可说,而是因为不需要开口,他知道的,他也知道,所以此时此刻,当酒店暖色的灯光越近越亮,楼上的吵闹逐渐响亮,突如其来的沉默少有地让他感到措手不及。这一次掺杂进了一些别的,无可名状的情绪。那些环绕着他们的朦胧雾气不见了,只剩下月光和轮胎持续碾过沙石地的声音,空气中隐约的愉悦无影无踪,八月夜晚的魔力缓缓消散,旧日的金色时光远去了,他们正在回到现实。他回过头看James,James没在看他,看上去已经完全清醒了,在看着另一侧的风景,但他看起来突然如此疲惫苍老,明亮的灯光下,刚刚开始长头发的光头毛茸茸的,半侧面的轮廓让他想起他六年前去为这个角色试镜后,在马修的镜头里看见的的后脑勺,角度一模一样,可他第一次如此强烈意识到,他们已经在镜头里看着对方六年了。他们已经不再年轻,也不再对彼此怀有生涩的好奇与试探,对彼此间强烈的化学反应感到惊奇。但是,上帝啊,有些东西分毫未变,这个轮廓让他六年前就想要拥抱,现在也是。




  他们安静地把车停下,默契下车,一言不发,扔完空酒瓶子就往回走。在外面闲逛了太久,酒店灯光几乎有些刺眼,两个人安静地等电梯,他盯着James按下房间所在的楼层而不是聚会酒吧,James知道他在看。这段古怪又顺理成章的僵硬持续到他迈出电梯,直到楼层提示音、电梯门安静的机械运行声和James的话语同时响起:“我会想念你的。”




  Michael猛然回头,下意识问出:“什么?”,他其实听清了,但他就是需要再问一遍,他看见James站在电梯里,犹豫一下之后迈出脚步,电梯门在他身后合上,James在他面前,小小深吸一口气,安静又清晰地重复:“我会想念你的。”,那双蓝眼睛就这么看着他,把他的脑袋搅成了一锅浆糊。




  他模模糊糊地想,这太快了,他知道迟早会发生,但是太快了,他还没准备好。他也不知道自己指的是James的言语还是他们一直以来都默默等待的告别时刻。他们之前一直默契地躲避这个话题,假装没有看着拍摄日程表计算他们余下的时光。七天,五天,三天半,突然之间就是六年的终点。玩笑和打闹都戛然而止,再也不会在一年的各自奔走以后回归艾瑞克和查尔斯。当然可以再续签,但他们都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切也不会再和从前一样了。他们都清楚的,这就是那个别离时刻,不会是在所有人围绕下的片场,不是在盛大的首映,酒店的走廊,电梯门刚刚合上,很多年前,开拍的第一天James也是在这样的地点问他要不要晚上一起喝一杯,而现在,有些独一无二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东西就要成为过去了。




  Michael缓慢地眨眼,James还在看着他,也不像是催促地等待什么回应,只是单纯地看他,想让他知道自己有多真诚,这让Michael一时无话可说,非常,非常,想在这里就这么拥抱他。他们在片场玩了那么多恶作剧,其中不少是Michael发起的,但他一直以来都知道James是更有勇气那个。他大胆开玩笑,大胆表达自己,Michael知道自己是个有些冷淡的人,但James从不介意主动迎向他,有时候他会情不自禁想,他们是否比自己所知的更像Charles和Erik?所以他能否做到Erik从来没能完成的事,给James一个真正的拥抱?于是他就这么做了,他把矮一点的男人搂进怀里,小声在他耳边说我也是。所有人都抱怨他太会调情,但在真实的感情下他只觉得自己笨嘴拙舌,他没办法说自己有多爱他,因为他没有勇气暴露自己,但他也不能对这样的表白视而不见,他希望James能够明白他并非敷衍,但无计可施,只好绝望地把怀抱收得更紧一点,James善解人意地轻笑出声,回搂着他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背,很小声地说:“我知道。”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被赦免。




  他们放开彼此,James快速眨了眨眼,双眼比平时更为闪亮,Michael紧盯着他。James还是那样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上臂,“那么,明天见了。”,尽管他们都心知肚明两个人并非同一时刻的航班,这很可能是他们很长时间以来最后一次见面了。Michael站在原地看James挥挥手,走向和他相反方向的走廊,就在他即将消失在拐角的时候大喊了一声James,而对方回头的动作有些过于迅速,就像是早就等着这一刻。“我房间里还有没喝完的威士忌,过来喝一杯吧!”,Michael继续不管不顾地在走廊上大声叫喊,James回应的笑容如此遥远,其实他看不清,但他脑海中的影像如此清晰熟悉,James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亲密又快乐地回答,当然啦,我会的。




  “当然啦,我会的,”,James的笑声远远传来,“只不过要等我先换身衣服。”




   Michael也回身走向自己的房间,他知道自己的笑容越来越大,看上去兴许有些吓人,但他不在乎。此刻他不是努力在打拼事业的工作狂,所有人口中魅力四射的著名男星。他只是Michael Fassbender,在X-Men系列里扮演年轻的万磁王,正准备和志同道合的同伴喝一杯酒。世人皆知他在荧幕中爱着他对立多年的老友,而James是他的X教授。他们会告别,会离开,会把对方的背影抛在身后,会在红毯以及各种典礼晚宴中遥遥对望点头致意,然后到此为止,仿佛不曾拥有任何美好过往。或许十年后,或许一年后,这一时刻很快就会到来,又或许永远不会到来。但无论如何,不是今晚,不是现在,今天他们仍然爱着自己的朋友,这场漫长的告别还没走到尽头。




END

群里妹子发的,求各位小天使们告诉我这个图真的假的,要是真的的话来自哪里。
我现在根本冷静不下来,我要旋转爆炸上天了,请看我原地表演胸口碎大石!!!!!简直要哭了!!😭😭😭😭😭😭😭😭😭😭😭😭

假如…那么

Letosdestiny:


Logan在9岁时因为能力显现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他和哥哥Victor逃离家乡,来到了一个加拿大边境的小镇上。

那里的人们热情而淳朴,很快就接受了两个流浪的年轻人。Victor开了一家五金店,每天敲敲打打修理零件。Logan的小女儿Laura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小小的爪子在各种零件上来划去,一边向叔叔问东问西。




Scott和Jean在学校里相遇。那时候的Scott因为模样古怪的眼镜而不受欢迎,有一头美丽红发的女孩是第一个向他伸出手的人,共同的变种人身份使得他们迅速熟悉起来,两人在大学毕业后就搬到了一起。

在Scott退休后,他的孙子孙女们有时会喊爷爷"Cyclops"。每当孩子们这么做被妈妈训斥时,他们都会一个接一个地跑向Scott,咯咯笑着要他的眼镜玩。




Eric的父母都是犹太人。幸运的是,一户好心人家秘密收留了他们,直到二战结束。
Eric在17岁时发现了自己控制金属的能力,他在32岁结婚,不久就拥有了一对双胞胎姐弟,和父亲一样拥有超能力。稍大一点的女孩取名为Wanda,而那个喜欢到处跑的男孩叫Peter。

他在87岁生日那天去世,一生都没有想过这世界上还有其他变种人的存在。




Charles和Raven在城堡一样的宅院里长大,他们很好地隐藏起自己的变种人身份。直到女探员Moria来向Charles寻求帮助。

兄妹俩都认为那是自己人生中最幸运的一天,Raven结识了一个叫Hank的年轻科学家,而Charles和Moria领养了一个小婴儿,他们决定叫他David。
他们从未听说过Eric这个名字。



同人文文集汇总

陌小爱:

说起来都800粉了,700粉的点梗还没写,于是就给新关注的小伙伴们放一下我自己写的文的合集。


毕竟连我自己都嫌翻自己的文好麻烦哦。


连载会放在最上面,下面都是完结的,总而言之想看文又懒得翻的收藏这篇文章就OK啦!


还有说一下,因为出本前我把ABO那篇文的肉全部修了一遍,没有入本的妹子可以再翻看一遍,前七章的肉基本上都被我删了重写了……


还有谢谢大家的支持!




【EC】


【连载中】


哨向AU《Soul promisor》


 -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羞耻AU、无能力《日久生情》NC17


 -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已完结】


原著向《When you are gone》


Chapter1-Charles篇   Chapte2-Erik篇   Chapter3-Charles篇


Chapte4-Erik篇   Chapter5-Charles篇   Chapte6-Erik篇


Chapter7-Charles篇   Chapte8-Erik篇   Chapter9-Charles篇(完结)


【番外】You get a letter(一发完)




原著向《On the road》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NC17)   Chapter7    Chapter8   【番外】Marry you




ABO《Need you now》NC17


Chapter1-5   Chapter6-7   Chapter 8-9   Chapter 10(完结)




Charles性转《What do you want from me》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完结)


【NC17】【番外】Love love




【短篇AU】


【NC17】【人鱼AU】Fish and bird(一发完)


【人鱼AU】【后续】小幸运(一发完)


是你掉了一只胖丁查吗?(一发完)


【胖丁查】解开诅咒的方法(一发完)


胖丁查的饲养法则(一发完)


【胖丁查】爸爸的烦恼(一发完)


七夕情人劫特辑(一发完)


查查今年三岁(一发完)


【NC17】【猫化】喵呜(一发完)




【其他】


【天使夜】【NC17】Blasphemy/渎神者(一发完)


【天使夜无差】Prayer/祷告者(一发完)


【酒茨】花吐症(上)


【酒茨】花吐症(中)


【酒茨】【NC17】花吐症(下)


【酒茨】花好月圆(上)

毕潇1314:

原本只想剪ME的,剪着剪着发现哎呀这句和EC太合了,这句简直就是GGAD写照,以及深度概扩了队长和铁罐,于是就剪了BE一条线……

顺便推荐一下BGM《走着走着就散了》

【EC】【X-Men】Erik Lehnsherr/ Charles Xavier建筑师AU文目录

Mouisanya:

很喜欢写建筑师AU的文,会不定期更新这个目录的链接。全部都是蜜糖逗比风,生活充满艰辛,必须学会笑对改改改……


【一】Mr. Architect, You've got a Problem


Charles Xavier——Xavier集团项目部负责人之一、哥伦比亚大学建筑系客座教授——正在经历一个建筑师职业生涯中的“瓶颈阶段”,而这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名完美的助理(只是看上去……并不像是助理的年纪。)


Erik Lehnsherr——建筑师助理,机械设计师,注册木工,自由摄影师以及滑板运动爱好者——是一个很善于安排时间的高效人士,而在他毕业之后,工作中充满各种凭一己之力无法解决的难题和一群智商低下又时常制造麻烦的同事,这简直要让他崩溃,直到有一天,他被调去了另一个项目组,负责人的名字……他光顾着看人家结果没听清楚。


Ch. 01 A面:A Perfect Solution


Ch. 02 B面:A Senior Assistant


Ch. 03 A面:A Young Man called Erika上


Ch. 03 A面:A Young Man called Erika下


Ch. 04 B面:An Ordinary Night


Ch. 05 A面:Not a Lonely Soul上


Ch. 05 B面:Not a Lonely Soul下


Ch. 06 B面:A Heart Full of Love


【二】Every Patron needs his Architect


一发完的脑洞段子,基友们在聊天室开脑洞写同人文的梗,假设了EC年上和年下两个场景的一见钟情。


全一章

一罐榴莲酱_Nya:

一个拉郎配 Brandon X Simon

出自一美的《trance》和法鲨的《shame》

BGM《i found》--amber run

视频灵感借鉴→微博

那啥。剧情嘛。就是一个为爱痴狂的人和一个抵触爱的人。。好吧我编不出来了。民那自己可以随意脑补。

今天EC发车了吗:

袋子担当,大家来看看呗!!((٩(´͈ᗨ`͈)۶))

创艺T社:

羁绊 离别 守护
#金刚狼3#让我们感受三个不能承受之重。到最后甚至已不是超级英雄电影,可我们不愿心中的英雄老去。
转发说出你对狼叔的回忆或祝福,即有机会领T社联合@矢量图设计Cap @顺反异构 @今天EC发车了吗 发起的金刚狼纪念周边!3/22抽3位送出!
专区直达:链接